首页 新闻热点 亚沙 关注 视频 活动公告 山海网事 家居 摄影图片 玄学

天南地北海阳人

旗下栏目: 天南地北海阳人 新农村 海阳教育 招虎山下

【天南地北海阳人】音律远播 传唱神州

来源:今日海阳 作者:凌云鹏 浏览次发布时间: 09-23
摘要:

——访著名作曲家、原海政歌舞团艺术指导吕远

【人物名片】

吕远,中国著名作曲家,1929年生。祖籍海阳市辛安镇吕家村。曾任中国文联全国委员,中国音乐家协会创作委员会、外事委员会顾问,中国石油文联顾问,北京国际人才交流协会常务理事,八达岭长城文化交流协会理事长,中国首都医科大学名誉教授,东北师大、海军政治学院兼职教授等。

50多年的专业创作生涯中,吕远为祖国和人民奉献出1000多首歌曲,约100部歌剧、舞台剧和影视片音乐。主要作品有歌曲《克拉玛依之歌》、《走上这高高的兴安岭》、《八月十五月儿明》、《泉水叮咚响》等。

如今,在山野、厂矿、军营、学校乃至国际文化交流的舞台上仍传唱着由他创作的脍炙人口的歌。

【记者印象】

盛夏八月,北京永兴花园咖啡厅。

如火的季节,清凉的地点。记者再一次见到吕远先生,白色衬衣、米色裤子,这种色彩很能映衬北京的高温。

虽然很热,但听说是家乡的媒体来采访,年逾八旬的吕老没有任何推脱和迟疑,这一点在约访的电话中可以感受得到。“永兴花园咖啡厅,我们那里见。”

再见吕远,鹤发童颜总是我的眼睛要告诉大脑的第一信息。虽然老人家的脸上有浅浅的老年斑,但他矍铄的精神,硬朗的身体,尤其是敏捷的思维,总是不经意间在告诉与他接触的人,这绝对不是一位羸弱老人。

简单的寒暄,吕老回忆起与记者的初次相见。去年的广州亚运会火炬传递到海阳时,作为海阳站的火炬手,吕远自然成为记者“捕捉”的对象,也正是那一次,这位老人眷恋乡土、赤子情深的情怀显露无遗。

这次,与吕远再度相见,少了几分拘谨,多了些许温情。因为,我们彼此都视对方为乡友,并且这种情绪在采访进行中在不断升温。这一点倒有点像盛夏北京的天气。

北京采访

哪里人氏 吕远详述其身份

吕远究竟是哪里人?这是记者面对“老乡”迫不及待抛出的首个问题。其实,就吕远本人来讲,这也一直是个不大好回答的问题,原因就是他太有名了。虽然这是一种玩笑,但的确如此,只要能和吕远发生关联的地方,都希望这位海内外知名的作曲家可以给一方地域带去些许光辉和色彩。

准确地说,吕远祖籍山东海阳,生于辽宁丹东,幼时曾在海阳度过,然后随家人到吉林临江生活,一直到参加工作,才到北京定居。吕远告诉记者:“听父亲讲,我一岁时,随家人回到山东海阳县吕家庄,两到八岁,自己随家人一直往来在东北和山东海阳。但在海阳生活的时间较长。父亲是逃荒到东北的,他到东北打工挣钱,那时他们的观念很传统,绝对不能忘本的,所以一有时间就会回海阳。”

“我在海阳上的小学,上了一年多,然后就到了东北的吉林临江。我参加革命时填的表还写的是山东省海阳县。80年代,我那个村就划到了威海。童年在海阳度过,1938年起在吉林临江读书,参加革命也是在临江。”吕远清晰地详述着自己的身份。

在那个年代,很多山东人都因为吃不饱饭到东北谋生,吕远的父亲也是其中一员。“父亲到东北的大森林里,种植人参,但这个营生很有风险,有时没有收成。父亲还在森林里伐木。然后到其他临近的地方换些生活用品。那的年代的商业基本上就是物物交换。”吕远说。

吕远的父亲不同于那个年代人的特征是,他很重视孩子的教育。“父亲在私塾里学习了三个月,后来自学成才,字写得好,我的古诗都是他教的。”吕远回忆说,“他一生没有学到更多的知识,但却知道要让我们努力学习。他觉得孩子应该有出息,所以他支持我们远走高飞,所以我们一个个都走了,他一个人却孤苦伶仃留在家里。”

回忆童年 难忘虾酱和饼子

记者记得第一次采访吕远,是去年火炬传递当天早上在国宾海景酒店的自助餐厅。吕老那天早上津津有味地吃着虾酱、咸鱼、芋头、南瓜……他说:“这些食物都是我最美好的童年记忆啊!”

对于童年的海阳生活,作为一个孩子,或许吃是最记忆深刻的事儿。“那时候家里穷,经常吃白薯和虾酱,咱海阳最流行的玉米面饼子那时根本吃不着,那都是给下地干活的人吃的。现在这个东西一般都不吃了,即使吃,也都当个新鲜吃,做法和口感也和过去大相径庭。”吕远说。

有关饼子的故事,吕远向记者讲了一个过去的传统:以前,农村吃的主食就是地瓜、地瓜干,饼子还属于稀罕之物。一个家庭一般五六口人左右,一顿饭的主食是一两个饼子,再就是地瓜或地瓜干。家里的主要劳动力吃一个或一半饼子,剩下的饼子一人分一绺儿。所以,那个时候,一顿饭能吃到一绺儿饼子,就是一个孩子的美餐了。

对海阳的印象,并不只停留在饼子上,吕远回忆说:“记得那时我们吕家村有60户左右。小时候家门前一棵树,村里有一个场院,我常在那儿听老人讲故事,或者到海边赶海。小时候,下雨后,抓水牛,用火烧了吃。冬天就把萝卜埋在地里面,或者和几个小朋友一起去抓鸟。”

音乐之路 从一支口琴开始

《克拉玛依之歌》、《泉水叮咚响》、《牡丹之歌》……这些横跨半个多世纪的青春记忆的音符,都是出自吕远之手。

在那个物质贫乏的年代,没有家庭熏陶的吕远是如何走上音乐之路的呢?在吕远小学二年级的时候,一位他父亲的朋友送给吕远弟兄每人一支口琴。正是那支口琴,让好奇的吕远从口琴那些簧片的音阶里获得启蒙,爱上了音乐。

始于口琴,吕远就这样走进了音乐世界,随后又学习了小提琴和作曲。那时候他学的作品都是西洋的,很迷醉,因而也很崇拜,自然也就孜孜不倦地钻研追求。越崇拜越追求,越追求越迷醉,常常拉琴拉到晨昏颠倒的程度。那时,吕远也写些自我陶醉的乐曲或歌曲,在自己的音乐国度里如痴如醉。

“1945年冬天,八路军到了临江县,接收了我们学校,但我并不喜欢他们带去的音乐,觉得太土太野。尽管也参加那些歌咏活动和文艺演出,但总觉得那不是真正的艺术,不美。”吕远说,这种情形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最后终于在革命运动中慢慢认识到音乐艺术的社会意义、体味到民族音乐、大众音乐的感情美和形式美。直到这时我才知道我的音乐不是为我而存在的,而是为我的表演对象存在的。

正是那次对于音乐认识的改变,50多年来,吕远一直在树立着、修正着、巩固着这个为人民、为民族、为大众的音乐事业而尽力的“志”。无志不成事,但是无勤不成志。吕远不大相信人们的天资有多大差异,倒是笃信后天努力是决定性因素。“我常常觉得自己笨拙,不像有些人能一挥而就。所以人家逛街时我做习题,人家睡觉我读书,人家慢慢品茶,我喝杯凉水就走,总能找出许多时间来进行比别人多几倍的劳动。我相信只有勤奋劳动才能弥补人们的天资差异,只有勤奋劳动才能加速社会进程,才能改善我们物质和精神都贫乏的境况。”对此,吕远坚信:“这就是我50年音乐生活的写照:志和勤。愿和热爱音乐的年轻人共勉。”

吕远担任广州亚运会火炬传递(海阳站)火炬手

作曲亚沙 为家乡义不容辞

今年的4月12日,在北京北辰洲际酒店举行的第三届亚沙会社会捐赠活动启动仪式上,吕远将自己精心创作的手稿捐赠给第三届亚沙会组委会,以此表达他对家乡举办亚沙会的真诚祝愿。此次吕远老先生向组委会赠送的作品,将永久性地陈列在海阳亚沙会展览馆中,以此作为海阳游子对家乡深情祝福的永恒见证。

作为从海阳走出来的著名作曲家,吕远老先生一直关心家乡的发展。“当我得知海阳代表中国成功申办了第三届亚沙会之后,十分激动,在繁忙的工作之余,一直找机会为故乡尽一份力量,庆幸的是,我的这一心愿得到前外交部长李肇星的支持。经过紧张的创作,由我作曲、李肇星作词的第三届亚沙会志愿者之歌《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在海阳亚沙会申办成功一周年之前问世。”吕远说,这首歌就成为了亚沙会志愿者之歌,词曲较为简单上口,让大家都会唱。

提起这首歌的创作经历,吕老说他当时正在为《秦始皇大型歌剧》当编剧兼作曲,后来接到李肇星的邀请,为亚沙会志愿者之歌谱曲,经过紧张的创作,他们共同完成了这首歌。“我的祖籍是海阳,海阳人民热情质朴,相信海阳一定会把明年的亚沙会办得非常成功。”吕老动情地说。

“我现在能做的,就是配合家乡积极对外宣传,如果家乡人民需要我做什么,我会义不容辞。一个县级市,举办这个大型的洲际赛事,宣传很重要,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希望海阳能在宣传力度上再下些功夫,使亚沙会能成为海阳突破发展的强力引擎。”吕远语重心长地表达着对家乡的祝愿。

去年10月15日,尽管已经81岁高龄,依然专程赶回故乡,参与火炬传递,并担任了第二棒火炬手。吕远说:“能够回到美丽的家乡,在充满阳光和激情的海滩边传递亚运圣火,我深感荣幸,并希望借此邀请更多的朋友来到海阳,来参加2012年举办的第三届亚洲沙滩运动会。”(记者 凌云鹏)

责任编辑:凌云鹏
61.4K
首页 | 新闻热点 | 亚沙 | 关注 | 视频 | 活动公告 | 山海网事 | 家居 | 摄影图片 | 玄学

未经今日海阳授权,擅自引用本网信息,将面对法律行动!投稿:admin@jrhy.cc 技术支持:山东立迅科技 鲁ICP备12006708号  技术支持:网站建设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