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瑞海阳
你的位置:海阳 > 美食 >

餐桌上的忆“苦”思甜

吉瑞海阳 | 发布: 04-08 | 来源: 今日海阳 | [点击收藏本文]


餐桌上的忆“苦”思甜
   春风起,杏花开,过了清明,山地里挖苦菜的人愈发多了起来。
    这个季节,漫山遍野绿油油,刚长出的苦菜叶子也绿绿的、嫩嫩的,再加上经过一段时间的“酝酿”,苦菜根部粗了,这时是苦菜口感上佳的时期。
    “俺附近的山上、地堰上有的是苦菜,出来挖一次回去能蘸酱吃好几顿,过一个多月又就长出来了。”又来到山上挖苦菜的于京淑对苦菜情有独钟,虽然吃了五十多年,但其中的“味道”却是截然不同的。
    1961年,于京淑还是一个7岁的孩子,在那个“一时不挖野菜就没什么吃”的年代,还是个孩子的于京淑放学后除了拾草、推磨,就是跟着长辈上山挖野菜,而且每次都要去至少3里地以外的地方,“那时大家都以吃野菜为生,近处都被挖光了。”
    于京淑说,那个年代,连干地瓜叶都卖到了3块钱一斤,一般人是买不起的,百姓甚至都把花生皮炒炒用石磨磨成粉和着水烙饼吃,吃不下就全都挤到山上挖野菜充饥,“走在山上真是看见什么吃什么,就连棘子芽都吃,经常有食物中毒的。”在那个情景下,有中草药功效的苦菜自然而然就成了“抢手货”。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只要盛苦菜的箩筐满了,小伙伴儿们就赶紧背着箩筐拿着小铲往家狂奔,因为妈妈还在家里等着用苦菜给大家做晚饭呢。
    “过去吃苦菜也蘸酱吃,但大酱都是自己用玉米面、豆面、磨剩的发黑的小麦面掺着水做成的。”于京淑回忆,把这些面握成团发酵成黄色后,掰开晒干,放进石碾子上压碎,再回家放进缸里加上水、盐搅拌均匀,晒成酱红色浆糊状,这就是自制大酱。
    “真不知道那段日子是怎么过来的。”说着说着,于京淑的眼睛都湿润了。“苦菜花开闪金光,朵朵鲜花映太阳……”这段哼唱的关于苦菜花的歌谣也听得记者嗅觉和味觉里都浸满了苦涩,庆幸自己不是苦水里泡大的孩子。
    过去的贫困年代,苦菜常被人们用来当作重要的充饥食物;而在如今的富裕年代,苦菜却被人们当做特色佳肴来享用,“味道”截然不同。

  JRHY.CC_吉瑞海阳网 © 2011-2018 Jrhy.cc

鲁公网安备 37068702000008号

  百度广告管家,精准广告支持安全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