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瑞海阳
你的位置:海阳 > 招虎山下 >

捉 鱼

吉瑞海阳 | 发布: 03-10 | 来源: 今日海阳 | [点击收藏本文]


捉 鱼

我的故乡胶东半岛算不上水乡之地,村北有一条叫做北河的河,早些年却是常年流水鱼虾不绝的,捉鱼摸虾也就是常事儿。后来进了南方的城,能捉的地方少了便改为钓,去青山绿水的地方空守一天却也乐此不疲。我也有钓多的机缘,几十斤提回家老婆说是偷的,待说明来历又怪我钓得太少,不够亲戚们分,我就告知某局长的娘子太麻烦不得不早回的缘故。

copyright dedecms

我认识某局的长,纯属偶然“幸会”,忘了他的姓氏,官职前冠个“某”字算是代指。我的总经理赵宝元先生时常约某局长吃酒耍牌。据赵总的司机透露,最近党风紧,赵总再约,某局长便不再给面子。我对这类传闻从不打探,偶尔听说也决不外传。托了这“口封”好的福,加之我又与赵总有着垂钓的共同爱好,他出钓都约上我,请某局长这样尊贵的客人“休闲”,也不避我的“贤”。

dedecms.com

那天我们起了大早。局长夫人显然是在梦中被叫起的,上车就抱怨昨晚打牌熬了夜,原本不想起的。赵总就说话儿逗她愉快。我是决不插言的,就是吸了寒气,知道有屁,缓释而出。那女人感知了气味儿,摇下车窗,以掌代扇,追查“祸首”。大家都笑骂,我也假装声讨。赵总大概是怕误伤了某局长,就打个圆场说:“屁是条龙,不放不从容,宁可丢了丑,不可送了命。”……某局长贵人话迟,一脸忧国忧民的样子……“……老子清一色还点了炮儿,输了三千多……”我半睡里听那女人絮叨。“这好办,算我请客……”赵总说。……“你舅倌看中的那个地段儿,下个月可以定下来……”某局长不再沉默。

dedecms.com

“那真要好好谢您啦!”这又是赵总说……

本文来自织梦

我们放竿时水面还飘着薄纱。论斤称的鱼通常是不喂的,鱼儿宛如非洲饥饿的儿童,扑食钓钩决不顾及危险,钓是不要技巧的,八块钱一斤,鱼塘老板管一顿土鸡土蛋之类的农家饭。寻常的垂钓者是不会来这里的,只有“用得着”的人,才有机会来这里收获。 copyright dedecms

临近中午,池水在暮春的日光下泛着绿光,林鸟儿也叫乏了。池边老柳的冠下,局长娘子每钓得一尾都欢呼着将钓竿拉成弯弓,她的鱼护子里已有众多的落难者。某局长依然话迟,偶尔传来“嘭”的一响,那是他放生小鱼了。他的鱼护子里也有许多难民,却不像他的女人大小齐收。赵总垂钓只为陶冶情操,也很少让鱼儿上钩,主要是鞍前马后招呼客人……“呀!”——寻声望去,局长娘子的钓竿沉浮水面,她眉飞尚未色舞也落了水。“是条大青鱼!”鱼塘老板跳下去配合她。原来这水尚未达到危险的深度,人们也就不再愕然,虚张声势把落难者拉举上岸。受扰动的鱼塘断无收获的希望。赵总说回城寻个酒店压惊,众人也就收了竿。临走,那女人随手从我的鱼护子里捞了几条鲫鱼,说是给她的妹妹下奶。

内容来自dedecms


  JRHY.CC_吉瑞海阳网 © 2011-2018 Jrhy.cc

鲁公网安备 37068702000008号

  百度广告管家,精准广告支持安全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