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瑞海阳
你的位置:海阳 > 招虎山下 >

童年的南山

吉瑞海阳 | 发布: 06-01 | 来源: 今日海阳 | [点击收藏本文]


童年的南山

老县城的四周都有山,小时候去的最多的,是南山。南山由两座山联体而成。东山土层较厚,自下而上多是梯田,快到顶时才有茂密的山草和灌木。西山多树,多为黑松,有风的日子会听到阵阵松涛声。西山的半山腰还有洞,因为常年流水不断,我们从未敢贸然进去探险。

dedecms.com

去南山,多在春天和秋天。 内容来自dedecms

春天上山,主要是为了采药。那时学校经常搞勤工俭学,挖药材便是内容之一。南山上的药材很多,什么老鸦爪、小白蒿、胖胖(防风)、黄芩……我们像扫荡一样,统统装进了自己的篓子里。我最喜欢挖的是丹参,它那红红的根儿,总给我一种亲切和温暖的感觉。有一次,我们遇上几个采药的解放军,见他们采了一个小锅盖大小的紫灵芝。那时我们都叫它木蛾,并不看重,也不知它是上好的中药。有时会看到很长的白花花的蛇蜕。有一年,我肿了脖子,就是吃鸡蛋炒蛇蜕治好的。

dedecms.com

夏天我们不大上山,因为草深林密,经常会被镢柄粗的大长虫(蛇)吓得落荒而逃。但麦收时节成熟的覆盆子还是很诱人的。那宝石般红亮的浆果,一长就是一小片儿,酸酸甜甜,很是解馋。 本文来自织梦

山上的野兔和野鸡很多。走着走着,就会惊动了它们:一个高儿蹿出去的是兔子,呼啦啦飞上头顶的是野鸡。我还见过一只老鹰在高空盘旋,看起来好似漫不经心,哪知却突然像箭一样射向东山,等它冲天而起的时候,利爪下却攫着一条弯曲挣扎的长蛇。令我神往的当数云雀,它能一鼓气地使劲儿往天上飞,一直飞到我们看不见的云彩上面,然后洒下一串胜利者的爽朗大笑。 织梦好,好织梦

其实,还是秋天最好,我们能在山上找到很多好吃的东西。田里有遗漏的地瓜和花生,满地搜寻着刨出来,拿回家会得到母亲的夸奖。野果儿有酸枣和小孩儿拳。酸枣儿酸甜,红的,黄的,就跟圆圆的玛瑙球似的。小孩儿拳香甜,也是红黄两色,果实多而小,形状极像小孩子攥起来的可爱的小拳头。东山的南坡还有一棵软枣树,但那枣子不等熟透就被摘光了,不熟的软枣吃起来涩得难以下咽。这时的蚂蚱很肥,大肚子双眉夹,健硕的蹬倒山,还有光肉的大油蚂。我们东扑西捉,用狗尾巴草将它们串起来,以便提溜回家烧着吃。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最有意思的,还是弄松狗子蛹。松狗子就是黑松上的松毛虫,它做茧后便趴在灰不拉叽的小屋里变成了蛹。茧子上密布着许多黑色刺毛,它蜇人,飞到皮肤上又疼又痒。上山之前,我们就准备好了工具:手套,铁片儿做的长镊子,还有剪刀。戴着手套为防蜇,长镊子摘茧,剪刀铰蛹。当然,每人的衣服口袋里,还必不可少地揣了一截茭瓜腚。摘够了松茧,我们便下到北坡的山底,有条小溪环山而流,溪边则有一眼被石头围砌的山泉。喝一肚子甘甜的凉水之后,我们便坐在地堰上铰蛹。为了不把蛹铰破,我们一枚一枚地铰得很仔细。最后,把蛹儿留在篓子里,把茧壳随便扔掉。从摘茧到铰蛹,每个人或多或少都会被蜇几下。这会儿正好有了工夫,便把口袋里的茭瓜腚拿出来,在被蜇的地方擦几下,那些细而短的黑刺毛就会被粘出来。

织梦好,好织梦

松狗子蛹拿回家,通常是撒上盐,然后放大锅里熥熟了就饭吃。那时大家的生活都比较清苦,谁家也舍不得用油炸。有一回,正赶上母亲单位的食堂里炸鱼,母亲悄悄把松蛹拿去让大师傅借着油锅给炸了。但这是有代价的,拿去的松蛹只回来了一半。那油炸的蛹儿又香又脆,真是好吃极了!现在想起来,我嘴里的馋涎仍往外流……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时光如白驹过隙,一晃不觉几十年。如今的南山,已被包进了老城区,各种房屋也建到了山根。东山的北坡成了公园,西山的山洞不再流水,那条山溪也早已被填平。山上多了果树,黑松依然还有,但总的植被情况却大不如从前。每年的清明我都要去看一看,不光是为了看山,也不光是为了回忆童年,还因为,我的父亲就葬在了这座山的南坡。

织梦好,好织梦

(作者孙文华)

dedecms.com


  JRHY.CC_吉瑞海阳网 © 2011-2018 Jrhy.cc

鲁公网安备 37068702000008号

  百度广告管家,精准广告支持安全联盟